快彩计划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|回复: 0

“搞笑”的恶作剧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261

主题

261

帖子

866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866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“搞笑”的恶作剧
      
   
    空旷的车间里,只有仓库和分切部亮着灯,其他地方都是黑咕咙咚的,可怕的异常寂静,如果稍有哪里一点响声,甚至突然出现一只硕大的老鼠,完全可以把一个胆小的人给吓坏。
    不过没有白天的嘈杂,我反而感受到一种宁静的美,全心投入到工作中。与我同加班的有分切部的小颂、小焘和仓库的小梁,我们四人围坐在一起,各忙自己的工作,相互之间没有多少话语。
    不知何时,也许是加班的心情不好,空气又太沉闷,谁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说:“小猪(因我姓朱),你发信息骚扰小瑛吧。”
北京中科医院曝光   亏他能想出这馊主意,立马得到其他两位朋友的赞同,都放下手头的工作,催我快发一个骚扰骚扰,满足那种恶作剧的快乐。我也乐意找个乐子乐一乐,欣然同意他们的要求,掏出自己的手机毫不犹豫地向小瑛发出此次恶作剧“具有历史意义”的“开门炮”:
    “在干嘛?是不是又去钓帅哥了!小心被帅哥给吃了啊,呵呵!”
    发完后我们四个男孩都一脸某种得逞似的嘻笑。小瑛是个封建观念很重又十分爱面子的女孩,喜欢乱骂人反而显得天真可爱,男孩们都把她当小妹妹。所以我们此次的恶作剧选择小瑛是再合适不过的了,她看了我的信息后,回信率绝对是在百分之三百以上!
    手机震响了,打开一看,果然是小瑛的回信:“你是不是有神经病?小心我不给你好脸色看!”
    我们看了后都笑翻了,我也一直笑着扒在桌子上,不理会小瑛的警告继续骚扰:“才不怕你,你以为你是谁?敢吓唬老子!”
    发出后,他们笑得更欢了,甚至有的笑得脸都变了形。
    很快,信息又来了,小瑛回道:“他妈的!你加班不舒服就拿我耍啊,是不是找死啊!敢惹我!”
    小瑛开始破骂了。她越是愤怒我们却笑得更欢,有的朋友甚至都坐不住了,弯腰捧腹站起来继续大笑。
    整个车间早已被我们的笑声所淹没,那种可怕地寂静早已被驱赶到某些黑暗的角落里。
    我笑得难受极了,好不容易静下来,发现自己居然流了几滴眼泪。意犹未尽的我发出一个更狠的信息:“你才是找死,自己绝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敢让别人知道,哼,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,真吐!”
    发过去后,朋友都大笑着向我伸出大拇指,夸道:“够绝!”
    这下应该把小瑛给气得火冒万丈了,我们都等着她彻底疯狂的回信。
    手机突然不断震动,不料她直接打电话过来了,疯狂大笑的我们同时停止笑声,换上惊愕地表情齐刷刷盯向手机,这下才明白恶作剧的严重性了。
    方才充满整个车间的笑声像歌碟里突然断电一样刹那间消失,可怕的寂静好像在某些角落里终于被憋不住了一样,立刻窜出来,迅速大范围扩展,并向我们直冲过来团团的把我们包围。
    “谁接?”在这个时候我害怕了,事情是我引起的,麻烦就是要找上头了,却想逃避!
    朋友们一齐看向我,三双睁得老大的眼睛无声中告诉我:当然是你接啊!
    我颤抖地拿起手机,刚一接通,手机里响起小瑛尖锐地骂声:“你他妈的找死啊!骚扰我,当心老子不饶你!”
    然而我却在她的骂声中听出一种稚气未脱的可爱,让我心花猛然间炸开,一下子兴奋冲爆我的整个头!我情不自禁地想和她来一个“决一死战”以获得我的快感和满足,露出得意的哼哼笑,说:“你什么东西嘛,老子才不怕,你再狂我们四个人都来骚扰你!”
    朋友们听了我的话后,又都前俯后仰的大笑起来,车间继续充满笑声,再一次把可怕的寂静赶回到那些角落里,好像方才卡碟了一样。
    这时,小瑛没声了,半晌之后,便是挂电话的声音。
    我愣了,心里不解。朋友们也不解。
    也许小瑛怕了,没有再打电话和回信息,估计罢休了。我们笑过之后,手头的工作还是要做,很快都又陷入工作中,把方才的一切全抛出九霄云外,已找不到任何欢笑的踪影,车间里又恢复了那种可怕的寂静,也许是刚刚我们猛然大笑吓坏了它,不敢再靠近我们,与我们保持着远远的距离,像一个十分羞怯的孩子。
    谁也不会料到,在这并不可怕的寂静里,竟将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!
    我正忙着,忽然感觉某处有什么影子在动。好奇望去,见一个女孩瘦小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,从黑暗中向我们大步走来,渐渐地,看清那正是小瑛,微弱的灯光照在她煞白的脸上越来越明显,接着看清她瞪圆的眼,发着十分气愤的光如冷剑般寒气如柱,迈着最快的步子,使刚刚洗过的湿漉漉的直发轻轻飘动,整个人就像一个可怕的火球正向我们直飞过来。
    我越来越看清她气愤地可怕的双眼直直瞪着我,丝毫都没有眨一下,如同一个抱着与我同归于尽的终极要来索取我的性命。我立马意识到了什么,一下子全身打一个猛颤,接着就是慌乱,最后居然产生一个极其可笑的想法:
    赶快逃命!
    马上扔下笔和纸,拔腿就跑,咚咚咚半秒之内比老鼠还快的窜进了仓库!留下三个万分惊愕地朋友们,他们都没有发现背后的小瑛正如恶魔一般扑了过来。
    然而,小瑛直接追到仓库,站在仓库里停下来,因为偌大的仓库到处堆放着高大的材料,很容易躲藏,她不知我在哪,就站在那里大喊:
    “还知道怕死啊!躲什么躲!”
    朋友们都已反应过来,来到仓库,围坐在仓库门口的办公桌上,一个个想笑又不敢笑,就像看一部即将开演的喜剧片,完全是一种置身事外的幸灾乐祸。
    “朱明勇!你有种就给我出来!”小瑛见半天没回应,就加大声音喊,把原本死寂的仓库给布满了浓浓的味。
    听到她唤我的名字,无奈地站了出来。不过与她保持一段距离,她若近一步,我就退一步,她若追过来,我就跑,不信我一个大男孩会逃不过你一个小姑娘!
    她死死的瞪着我,像恶鬼一样。并没有追,也没有靠近一步,站在那里像一个随时都会的地雷,散布着一种无形的紧张冲击我的全身,在这个南方清爽的秋夜里,我突然感觉全身冷得发颤!
    “你给我过来,让我打你一巴掌!”她用尖锐而又坚定的语气叫道。
    我一听就脸红了,不敢顶嘴,但站在原地不动。心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。
    “北京中科医院忽悠怎么?这个时候就怕丢面子啊,过来啊!”小瑛将声音故意上扬,眼神里充满了带有十分强烈蔑视的北京中科医院坑愤怒。
    我又脸红又心急,不知怎么下台,一个劲儿地暗骂自己的怎会做这等缺德事?为了打发烦闷与无聊,为了博得朋友们一时快乐,竟做出以损伤他人自尊为代价的蠢事,把别人的愤怒当成了快乐,一种极为低级的快乐!
    小瑛似乎看懂了我的表情,嘴角扬起一丝胜利的冷笑,说:“还是没这个胆吧,你一个大男孩做出这等事还要不要脸!”
    她的话让我无地自容,但我认真记下了她的话,存在了心底里,以作为自己以后每天的警告。
    小瑛也许知道与我僵持下去是没用的,狠狠瞪我一眼,骂一句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!”,然后退回身,看到朋友们都在那里偷偷笑,特别是小颂笑得更是幸灾乐祸,小瑛干脆把火气发泄到他头上,猛一拍桌子,大骂:“我可是有男朋友的!”
    说完摔书愤愤地离去,带着满身剧烈的燃烧很快就消失在车间的黑幕中。
    然而朋友们又是一阵笑,因为小瑛哪有男朋友!
    我已经笑不出来,并反感笑,沉沉的走出仓库,回到办公桌旁继续进行余下的工作。
    车间里又恢复了寂静,依然是可怕的寂静。然而,这种可怕不再是某处的响动和出现的老鼠,而是小瑛愤怒的身影,愤怒的眼和愤怒的声音。不管朋友们的笑声有多大,那寂静已经再也赶不走了,它不仅随时都存在,并且已经紧紧包围了我。
    其实我忘了这倒底是怎样的寂静,只感觉心好痛,有某种强烈的不可控制的意识在痛责自己,在惩罚自己……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Kcjihua Inc.  

GMT+8, 2018-2-21 13:3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